韩愈与鳄鱼之战

韩愈与鳄鱼之战唐诗为镜照汗青

第二十章(下)

孤舟独钓寒江雪  还君明珠双泪垂


画眉深浅


张籍后来官至水部郎中,诗名益盛,也成了别人投行卷的对象,算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新进诗人朱庆馀一直学习张籍的诗风,在参加进士考试前心里没底,便写了一首《闺意献张水部》送给偶像去品鉴: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新娘子梳妆打扮已毕,低声问新郎:我这眉毛画得是否入时,能让“舅姑”(即公婆)喜欢吗?表面看这是一首完整而动人的闺意诗,然而朱庆馀的本意是以新妇自比,以公婆比进士主考官,以新郎比张籍来征求他的意见:我的作品符合今年的流行趋势吗?所以,这首诗的另一个名字叫作《近试上张水部》。朱庆馀虽然名声不甚响亮,但此诗一箭双雕的技巧令人惊叹,在唐诗名家之中也无出其右者。他担心自己是否赶得上时尚,随便写首诗问问他人意见,结果一不小心就写成了千古经典。


对此张籍用《酬朱庆馀》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

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


“一自西施采莲后,越中生女尽如花”,“越女”指代倾国倾城的美女。她其实知道自己明艳动人不可方物,只是患得患失才沉吟犹疑一下罢了。虽然其他富贵人家姑娘身上穿的是齐地出产的昂贵丝绸,可并不值得人们看重;这位采菱姑娘的珠玉一曲才抵得上万金。问得绝佳,答得巧妙,两人互相推重,一组唱答可谓珠联璧合,传为诗坛佳话。


诗人王建是张籍的好友,同样是很晚才入仕,两人齐名,世称“张王乐府”。王建到张籍家做客,看见案头朱庆馀的《闺意献张水部》,忍不住拍案叫绝。张籍笑道:“仲初兄的乐府和宫词天下知名。但若论到闺阁之音、双关之意,可就无庆馀这般佳作了。”王建眉头一皱,脱口吟道:

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韩愈与鳄鱼之战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古代女子出嫁后第三天,依照习俗要下厨房为全家做饭菜,“三日”可见其为新嫁娘。新娘子郑重其事地洗手做好羹汤之后,不了解婆婆的口味偏好,要想得到一些指点,非求助于熟悉婆婆食性的小姑子不可,赶快把她拉过来先尝一尝。这首《新嫁娘词》把新娘的机灵聪敏展现得惟妙惟肖。


《孔雀东南飞》中焦仲卿的妻子刘兰芝和《钗头凤》中陆游的妻子唐婉,都是因为婆婆不喜欢而最终导致婚姻破裂。新娘子要想地位稳固,势必要讨好公婆,不知道妆画得如何就偷偷问丈夫,不知道汤味道如何就偷偷问小姑子,朱庆馀与王建的这两首诗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更难得的是,《新嫁娘词》同样语带双关。后来有人投行卷,在卷首便抄了王建这句“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朱庆馀和张籍那番唱答震动朝野。张籍感念韩愈当初热心提携自己,继承发扬他这种精神,将朱庆馀的诗歌通通拿来吟改一遍以后,留下二十六篇最好的藏在袖子里,平时但凡遇到熟人朋友就取出来热情推荐一番。在这样强大的市场推广之下,朱庆馀果然进士及第。张籍老怀欣慰,写了一首《喜起放榜》以表祝贺

东风节气近清明,车马争来满禁城。

二十八人初上榜,百千万里尽传名。

谁家不借花园看,在处多将酒器行。

共贺春司能鉴识,今年定合有公卿。

 

朱庆馀的“庆馀”两字的出处,我猜想应该是“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一联。庆馀是他的字,名为可久,名与字含义相通,以字名于世。


传说苏东坡的好友佛印是个酒肉和尚,有一天刚偷偷煎好一条鱼端上桌准备下酒,正巧苏东坡登门来访,佛印急忙用罄将鱼碗盖住。佛印的厨艺很好,苏东坡在门外就闻到了鱼香,进门左顾右盼却未寻到,只见桌上很突兀地扣着罄,心中就有数了,很苦恼地说:“今日有人出了一个上联:向阳门第春常在。天才如我,绞尽脑汁也对不出来!”佛印深感诧异,顺口便道:“这是常见对子,学士怎么不知?下句是‘积善人家庆有余’嘛!”话音刚落,苏东坡哈哈大笑,举手将罄一翻:“既然罄里有鱼,大师何不拿出来同享?多谢多谢,善哉善哉!”佛印猝不及防着了道,只好添一双碗筷与共享。至于他如何报复苏东坡,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谏迎佛骨


能提携出张籍这样杰出的门生,可以想见昌黎定是一位如他自己所希望的优秀老师。但和刘禹锡、柳宗元一样,韩愈的仕途也不顺利。他原本因为跟随裴度平定淮西有功,被任命为刑部侍郎。在唐宪宗要耗费巨资去迎拜据说是释迦牟尼的一节指骨以求得佛祖保佑时,身为大儒的韩愈以一篇《论佛骨表》上疏直谏,恳请将佛骨“投之于水火,永绝根本,以断天下后世的迷信疑惑”,并表示“一切灾殃,由臣承担,上天鉴福,绝不怨悔”。唐宪宗读后圣心大怒,打算杀掉韩愈,这次又是多亏以裴度为首的一众官员为他求情才免于一死,被贬为潮州刺史。


唐宪宗李纯在位年间,勤勉政事,重用裴度、李愬等贤臣良将,讨平淮西等藩镇,重振了中央政府的威望,史称“元和中兴”。可惜“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和他祖先唐玄宗一样虎头蛇尾,晚年既迷信佛教,又坚持长期服食道教长生丹,广开万千法门。结果在迎回佛骨后的一年左右,唐宪宗就往生极乐了,可谓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广东在当时也是路途遥远艰难,而且瘴疠之气弥漫,被贬官员很多都因水土不服死于任上。韩愈在去潮州的路上途经蓝关时写下了《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赠给赶来送行的侄孙韩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这位韩湘在民间的名气比他叔祖还大。他曾经手持长笛和另外七位朋友一起漂洋过海各显神通,俗称“八仙过海”,也因此和著名大反派东海龙王结下了不解之仇。韩湘子成仙之后,在这一点上和同事哪吒总是聊得酒逢知己千杯少。


韩愈刚到潮州,就听说境内的溪中有鳄鱼为害,不但把附近百姓的牲口都吃光了,甚至伤害到村民性命。韩刺史大怒,写下一篇《祭鳄鱼文》,告诫这些家伙赶紧搬迁,否则将把它们都做成皮具:

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刺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

 

不久,凶残的鳄鱼果然都消失了,潮州境内从此永绝鳄鱼之患。韩愈这个书呆子还真以为是自己的威胁奏效,不知道其实全亏了他的那位宝贝侄孙。韩湘子为了帮助叔祖,请了自己那七位好友一起去水底和鳄鱼们大战一场,顺便大闹了一直彼此看不顺眼的东海龙王的龙宫

 

韩愈最有名的故事还是他与贾岛之间的“推敲”。虽然这个故事几乎人尽皆知,但它的完整版比大家所知的要更加丰富精彩。


——都看到这里了,不顺手转发一下,会过意不去吧——

苹果手机打赏通道,长按图片并点“识别图中二维码”:


《唐诗为镜照汗青》《宋词一阕话古今》已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官方旗舰店、当当、京东、亚马逊、新华文轩等网站发售。需要签名版的话,请在公众号发消息给我。

外封:

内封:

韩愈与鳄鱼之战》来自互联网,仅为收藏学习,如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URL:https://www.bookhoes.com/4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