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观众们越来越傻了,还是春晚的审美越来越低了

过年在家,一个很特别的活动就是看历年春晚的语言类节目串烧,算是过年时间段最好的家庭背景音。

对于春晚节目的吐槽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前几年的时候觉着吐槽的声浪特别的大,基本上从春晚开播的那一刻起,各种花式吐槽就开始了。一度觉着春晚都是配菜,吐槽才是过年的饺子。也因为这样,春晚节目组的压力搞的非常大。

有没有发现,这两年好像对于春晚的吐槽少了?我看好像也不是春晚的节目质量有了什么非常大的提升,更像是大家觉着吐槽也没有什么用,慢慢的也就倦了,而春晚节目组也躺平了,摆出一副反正就这样了的姿态。

今年的春晚开场歌舞的配色一出,立刻就感觉到了年味,没错这配色就是春晚的风格。

很多时候,大家对于春晚的不满,会归结为观众们要求的提高。原来一年也没有多少娱乐节目,晚会也非常的少。那春晚作为一个集合全国最高水平艺人的舞台,那自然会显得鹤立鸡群,成为一年来最闪耀的那台节目。

现在各种各样的娱乐节目实在是太多了,各大卫视的都有自己的跨年晚会,春节晚会,平常还有各种各样的搞笑综艺。整体娱乐节目水平的提升和多样化,让春晚这个原来的优等生显得也没有那么出众了。

因为春晚水平和其他娱乐晚会的相对水平的拉近,让人们对于春晚更高水平的期待落空了。所以人们开始纷纷的吐槽春晚了。

但,是这样么?

这两天看了不少历年春晚节目的串烧,不得不承认,整个春晚的节目水平是在下降的,春晚的审美水准也是在下降的,而春晚的节目越来越程式化。

春晚中往往让人记忆最深的是语言类节目。如果纵观历年春晚的语言类节目,我们会发现从陈佩斯、朱时茂那种话剧式戏剧冲突的小品,变成了赵丽蓉老师那种歌舞类小品,再到赵本山东北语言梗的小品,最后到现在大吼大叫突出主题的小品。我觉着整个的审美趣味是在降低的。

我最喜欢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这时的小品还是一种表演的练习短片。喜剧来自于人物身份和性格的冲突,从《吃面条》,《警察和小偷》,《主角和配角》,两个人都是在自己的角色中,因为角色的对立而产生了喜剧的冲突。这种喜剧效果的产生让人觉着很合理,而不突兀。笑点来自于情节和表演,而不是语言的包袱。每次看都让人回味,每次都能带来快乐。

而慢慢演变到了后来赵本山的春晚小品,虽然依旧非常的可乐,但小品中的戏剧冲突减少了,成为主要笑点的是赵本山的肢体表演和语言包袱。第一次听的时候确实依旧能够让你开怀大笑,但一旦你知道了这些包袱之后,再看的时候也就会有一点索然无味了。这样的小品能让你笑,但就少了那么点高级感。

再到现在,春晚的小品已经非常的程式化了,前面吵吵闹闹,后面阖家欢乐,最后再把主题喊出来,要么家庭和谐,要么反腐倡廉。就好像如果演员不把中心思想总结出来,我们都get 不到他的点一样。要是上学的时候每篇文章最后,都像是春晚小品这样,把他的中心思想总结好,写个自然段,我也不用这么费劲,每次都要总结中心思想了。

这样的小品,就是既不好笑,也让人觉着尴尬了。

这样的发展轨迹,你说是演员们一茬不如一茬了,我觉着可能也不能这么说。之所以春晚的整体水平有着这么一致而稳定的下滑趋势,还是由于整个导演组对于春晚审美的把控和对于观众的认知。

在我看来,春晚的导演组们是把观众的智商看的越来越低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多,让导演组们有了这种观众智商普遍下降的错误理解。还是真的觉着大家看春晚的时候,其实都是在打麻将和吃年夜饭,太复杂的东西大家接受不了。

最早的春晚节目需要我们自己品味,回头再想想总能从里面再咀嚼出点滋味。至于小品想表达的是赞美也好,是讽刺也好,那都是观众们自己感受出来的。

现在倒好,不用咱们观众想了,人家直接把标准答案写好念给你听。还怕你听不见,大声的念给你听,好让你在打麻将之余,还能听见主旋律的声音。

有的小品本身还是挺好的,但偏偏最后要给你个总结中心思想的提炼升华。这种感觉就好像朱自清的散文《背影》最后一段,再加上一句“啊,我的父亲太辛苦了,太伟大了,我好爱我的父亲!”你说是不是画蛇添足。

无论是什么原因,春晚现在的状况不能说让人满意。作为一个世界上收视人数最高的节目,也不希望这仅仅是一个商家发红包的舞台,一个打麻将的背景音。也还是希望这是一台足以让一家人,聚在一起好好看,认真看的晚会。 

END

作者:锅哥不姓郭

   

是观众们越来越傻了,还是春晚的审美越来越低了》来自互联网,仅为收藏学习,如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URL:https://www.bookhoes.com/5315.html